您的位置:作文网 > 分类作文 > 议论文 >

綦重沉重的生命

来源:作文大全网 收集整理|别忘了推荐给您的好友


  “为了忘失郁闷,我躺在一孔鞴畔树干边的沙地上,画这棵老树的素描。我穿戴一件亚夏布上衣,叼着烟斗,望着深蓝色的天空,望着池沼和草地,这使我欢愉。糊口对与我来说是一次艰巨的遨游翱翔,我不知道潮水会不会上涨,及至没过嘴唇,乃至涨得更高。但我要前行。”

  ——凡高

  各类颜料在扭转,融合。我望见它们在碰击,颜料的怒潮在渴求中作古去。冶艳的向日葵起头绽放,以后阴晦了艺术家悉数的春天,乃至悉数的花都遏制开放,放眼谛视着14朵向日葵的天生。

  它们已经不只仅是一些静物,它们是凄艳的生命。

  画面上的每一个物体,都以独特的方法燃烧着它的生命力。

  没有一个画家的用色,会像凡高这样浓重,敞亮,无法节制般的亢奋。深红,明黄,靓紫,苍绿。原本油彩偶尔可以以凝集状况出此刻画布.将无法稀释,无法抹匀。云云地刺眼,敞亮着一个又一个世纪人们的眼睛,如一朵朵火焰,废弃了统统挣扎着的子虚,纯自然的解放,连那世俗天下的太阳也不过是其中的倒影而已.阳光以后炫目,永久不会熄灭.

  玄色的鸦群——是天空破碎的暗影,衰亡的象征,是另一个太阳.黑的同样炫目,从那一朵朵璀璨的金黄色起头,光的七彩终极浓丽成一份众人无法理解?理睬的,只能在画家的黑眼睛里闪烁,闪烁成无法用视野,视线,视角变化的秩序和神色.

  玄色深远,空而静,静得骨头严寒,却一点也不防碍画家所探求的恐惧与疾苦.一种悄然默默上升的寂寥,沉没了说话的表达手段,鼓噪在眼睛的平面上,响在面前,也静在面前.形个影在碎裂,在悉数玄色颜料幻化成鸦群那一瞬间.

  假若黄河可以拒绝冥想假若向日葵所发射的光可以庖代太阳,从而四序遏制循环,人间只剩下生命呼叫招呼的冲动.那么温顺优柔的花瓣外形,将彷佛童年的向往,扑面而来.作为一种清亮的美满,回响反映画家磨折的瞬间永恒及静穆的生命.

  没有任何一朵花,现实的花,可以遭受画家的悲怆.唯有鸦群与向日葵的颜料,不得不天生了画家凡高矗立的生命本相,巍峨而光辉!

  一朵朵向日葵,永恒的燃烧,在鸦群的底下……

 

上一篇:天使的另一双党羽 下一篇:乐成的睿智